Morde_本体

我不想继续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了

【蝙超】【BS】蝙蝠车等着的时候

-改编自欧亨利的《汽车等着的时候》
-魔改,OOC请注意。
-设定有正义联盟,但正联众人没有公开身份,蝙超彼此也不熟,仅仅算是战友,不算朋友。
-蝙在这篇故事发生前陷入自我怀疑。
-超最崇拜的超级英雄是蝙。
-蝙超年龄采取电影设定。

    薄暮时分,那身穿格子衬衫的男人又来到了哥谭市偏僻小公园的一处安静角落。他在一个长椅上坐下来,开始看书。在一个半小时内,他还可以看清书上的字。
    重申一遍:他的衬衫是格子的。挺老土,而且十分肥大,不合身。一副厚重的眼镜罩住了他的眼睛和小半张脸。他有着平静的面容,一种令人舒适的感觉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他在昨天的同一时间就来过这里,前天也来过;而有个人知道这些。
    他是个中年人,正在附近等候。他的耐心得到了回报,男人正要翻过一页,那书从他的指尖滑落,掉到了离长椅足有一码的地方。
    中年人随意把书捡起来,还给了它的主人,脸上满是轻浮。他冒险用愉快的语气说了句简单的关于天气的话——这带有开场白性质的话题导致了世上诸多不幸——然后站在一边,等待着他的命运。
    男人谨慎地看看他,他身材高大、壮实,衣着普通,有些凌乱,脸上带着几分轻浮,但尚在男人的忍受范围之内。
    “如、如果您愿意,请坐吧。”他说,那是个饱满、平缓的男低音,“我很高兴您这样做了。这光线不太适合阅读……我到更乐意说说话。”
    他彬彬有礼地在他身边坐下。
    “你可知道,”他说,这是公园里那些长椅绅士们在见面时所惯用的套路,“你是我长久以来所见过的最美的男人?我昨天就注意到你了。有人被你那双漂亮的眼睛给迷住了,你可知道,杜鹃花儿?”
    “不管您是谁,”男人冷冰冰地说,“都不该忘了我是位成年男性。我可以原谅您刚才的那番言辞,毫无疑问,在哥谭市里,它并不是个罕见的错误。我请您坐下,但如果我的邀请让我成了您的小杜鹃花儿,那么我收回我的邀请。”
    “我真诚地请你原谅,”中年人恳求说,“这是我的错,你知道,——我是说,公园里有些人,你知道——我是说,当然,你不会明白,但是——”
    “好啦,请别提啦……我当然明白。现在,请问我可以就一个问题向您征询一下意见吗?”
    “愿闻其详。”
     “您是个哥谭市市民,对蝙蝠侠应该不陌生,对吧?而我又听闻蝙蝠侠经常在这附近现身——实际上,这正是我在这儿等候的原因——恕我失礼,请问您对蝙蝠侠的看法是什么呢?”
    中年人无法猜测他应当扮演的角色。“看着那只蝙蝠很有趣。”他答道,“这就是妙不可言的人生戏剧。有些人做着违法的勾当;也有些人要——呃——穿着睡衣在晚上晃来晃去,伸张什么自以为是的正义,到最后却什么作用也没有;更有些人粗暴,可笑,破坏这个城市的秩序。谁都想弄清他们的真面目,蝙蝠侠全都占了。”
    “请不要这——”
    “他阴郁,危险,愚蠢至极,自以为能改变什么却,到头来却只是一场空。他在我眼中只是一个危险的暴力分子,只不过十分无能,他将那些罪犯都杀了不是更好吗——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
    中年人有点暴躁,他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心里打算着无论这个男人同不同意,自己也要抽根烟,既然已经确定这家伙不是自己一直追踪的儿童拐卖贩,再这么跟他耗下去也没有意义了。他的粗暴能逼走这个男人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他抬起头,准备先虚情假意地问一下男人的意愿。可当他的眼睛望进男人的眼睛时,就被镇住了——
    他看到了平静,就像浩瀚的宇宙那样平静、深远,有数以亿记的星辰在其中运行,散发着光与热,永不停歇。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路灯昏黄的光穿过厚重的镜片,落在那双湛蓝的眼睛中。他这才注意到男人的眼睛有多么蓝,蓝得叫人难以置信,平静的眼神温柔得有多么令人神往。他几乎觉得害怕,他差点错过了这双眼睛。错过这双眼睛中平静的海洋,以及其中的关怀与担忧。
    “请不要这样说,”男人说,“我没那么好奇。我只是非常敬佩这位黑夜的英雄,他已经为反抗哥谭的罪恶努力了一段漫长岁月,他受伤,他流血,但他从未放弃过。无论受到怎样的非议与挫折,无论经过怎样的困境与失败,他始终坚守自己的原则,为这座城市献上一切。只有来到这儿、坐在这儿,我才能感受到伟大的英雄的心跳,他让人们的生活更加幸福了不是吗?——先生?”
    “我叫马龙。”中年人说,他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又显得急切而充满期望。
    “呃……我不住在哥谭,所以——”男人有点后悔询问中年人的名字了。
    “那也没关系,请你不要对我有所忌惮,我向那只老蝙蝠发誓绝对不会辜负你的善良。”
    “乔纳森,乔纳森-怀特。”
    “认识你是我的荣幸,”马龙说,他脸上的轻浮全部脱落,剩下的是尊重与欣赏,和带着些殷勤,“我可以叫你乔纳森吗?”
    “只要您愿意。”男人的心里充满了愧疚感。天啊,他向一位热情的绅士撒谎了。可是他有实在放心不下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特别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刚刚还叫他“杜鹃花儿”的哥谭陌生人!
    马龙将准备从口袋里掏出烟的手拿出来,伸长两条胳膊,搭在长椅的靠背上。他的右手已经伸到男人的背后。男人几乎是立刻弹了一下,背部离开了靠背,神色变得紧张且有些尴尬。
    “呃……冒味请问一下,马龙先生您是干什么工作的——毕竟您的……身材十分高大,所以……”话一出口,男人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钢铁舌头,在哥谭偏僻的小公园里问一个高大男人是干什么工作的,万一他是贩卖器官或者是变态杀人狂什么的,自己是不是还得找个理由告诉他为什么自己的皮肤刀枪不入?
    “我是一个卧底警员,你懂得,事情不能总靠蝙蝠侠解决。”
    谢天谢地,“那么尊敬的马龙警官,您在这里做什么呢?是在执行任务吗?不过我可不是什么犯罪分子。”男人企图用玩笑来改善尴尬的气氛。
    “当然不是,我也知道你不是。我是任务刚刚结束,再加上昨天就看见你在这里了,心想一个外地人在这里做什么,便抱着好奇的心态来搭话了。”感觉到男人的不自然,马龙放松下了身体,这距离也足够近了。
    “您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您是怎么知道的?”
    “你一看就不是。每一个哥谭人都能分辨出本地人与外地人,这可是哥谭人的直觉,你也可以称之为哥谭人的超能力。身为卧底警员的我也有超能力,想知道是什么吗?”
    “愿闻其详。”
    “我能嗅出同行的气息。我看见你就感觉到了,这也是我向你搭话的原因。你是我的同行?”
    “老天,才不是。”
    “好吧,”马龙笑了笑,一脸谦逊,“看来警员超能力不管用,那就用哥谭超能力。让我猜猜……嗯……你一定是来自大都会的。”
    “老天,是。但是……为什么?”
    “老天,只有大都会人身上才有着跟他们的红蓝鸟类似的感觉,‘美利坚精神’对吧。而且大都会离哥谭够近,足够让一个大都会记者在下班后赶到哥谭来了。”
    “老天,别学我说话——您是怎么知道的?”男人笑起来,他的眼角并没有皱纹,马龙得出他的年纪并不大,或者他保养的很到位。但因为他的衣服、挎包、钢笔都很便宜,又能排除后者。马龙并不打算告诉他这一切。
    “老天,你说几个老天我就要说几个,”马龙的笑容在脸上扩大了,一改过去好些天的郁闷与自我否定,他现在是真的感觉良好,“这就是我的超能力。”
    还没等男人因为气氛活跃起来而欣慰,他就再一次僵硬了。
    哥谭的警员问了一句让他全身冒冷汗的话:“你的超能力是什么?”
    大都会的记者在一秒的惊讶之后,立即反应过来,这只不过是马龙警官在对他开玩笑,便笑着摇摇头:“我没有什么超能力,我到希望有像超人那样的超能力——那可真是令人惊讶。”
    “你知道——我是说,超能力者都会有一个秘密身份,说不定你就是他们中的一个?毕竟大都会可是人才辈出。”他察觉到了什么。
    男人还是维持着波澜不惊的神情,“那您可就错了,我一直都很崇拜那些超级英雄,希望能像他们一样……说实话,我真的对我的生活感到厌倦,您懂得,对于一个碌碌无为的记者,生活可实是乏味。每天起床,上班,采访,写稿,被主编驳回,重新写稿,下班……一切平常的东西,您不知道我是多么厌倦这一切。”
    “我倒是常想,”马龙若有所思地低声说,“超级英雄一定很喜欢自己的秘密身份,毕竟他们是这样维护它们。”
    “能满足独处生活的秘密身份是不错。但当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时——”打着绝望的手势,他结束了这句话,“那可就乏味透顶了。”他接着说,“实在是无趣。到处透着一股枯燥味儿。有时一遍又一遍修改我的稿子,一遍又一遍被主编驳回,我都觉得我要疯了。”
    马龙先生看上去十分感兴趣。
    “我一直喜欢,”他说,“去看,或者去体会普通人是怎样生活的。我想我有些势利眼,但我喜欢总能掌握准确牢靠的信息。我总以为每个普通人都不愿意过那种危险的生活,超级英雄也向往普通人的生活。”
    男人乐了。他的笑声如大提琴一样动听。
    “您……您该知道,”他耐心地解释说,“在我们这一普通的阶层里,总巴望着一些更新期的乐趣。超能力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首创者是哥谭的蝙蝠侠,虽然超人是大都会里最流行的,但蝙蝠侠比他要早好多。”
“我明白,”中年人谦逊地承认道,“这些娱乐方式是公众都认可的,不过也许公众对这些英雄们并不很了解。”
“有时候,”男人微微欠身,算是对他谦恭态度的回应,并继续说,“我总觉得,我一辈子与超级英雄也不会有缘分的。但毫无疑问,对等级和财富的要求会比我的理想更为强烈。我为什么要跟您说这些呢?马龙先生?”
    “乔纳森,”中年人舒了口气,说,“我万分感激你的信任。真的,这你知道。”
    男人微微退缩了一下。
    “我得赶紧走了,”他说,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成为一个英雄是光荣的,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您知道,英雄和——”
    “好吧,我很高兴认识你。”
    男人瞥了眼系在左腕上的表,急忙站了起来。他把书往一个旧的棕色皮质挎包里塞,不过挎包里塞满了笔记本,办公用品和各种文稿,那本书对于它剩下的空间来说太大了。
    “你很有趣。”中年人说,“离我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我不知道。也许吧——但我应该不再会有这种奇怪的主意了。我得赶紧走了。有场采访得做,还要去慈善晚会做笔记——然后,哎!还不是老一套。”
    “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警员的小习惯,希望你不会介意。”
    “请便。”
    “这里不论是离哥谭地铁站还是公车站都很远,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是坐车来的。”
    “哪一辆?那辆停在右边路口的车吗?”他断绝了计程车这一选项。
    “嗯……”男人停顿了一会儿,看向那个路口,似乎在确定着什么,“是的。”
    “车轮是红的吗?”马龙若有所思地皱着眉,问道。
    “没错,我总是乘那个来。遇见您真的很愉快,可以说是我平淡生活中最有趣的事。晚安,马龙先生。”
    “可现在天已经黑了,”马龙说,“哥谭可不像大都会,这儿的公园里有很多粗鲁的家伙。我可不可以——”
    “如果您能够对我的愿望保有丝毫的尊重,”男人坚决地说,“请您在我走后十分钟再走,好保留我梦寐以求的神秘感。”
    他慌张地站起来,迅速地离开,步入了夜色之中。年轻人看着他畏畏缩缩的身影走到公园外的人行道上,然后就挺直了腰板,转身向着与停放汽车相反的角落走去。他并没有着急起身,只是坐在原处,想着些什么。一分钟后,他站起身,偷偷摸摸,却是毫不犹豫地沿着树和灌木丛走着一条与男人曾经走过的道路平行的路线,一边向着那个小巷子里打量。
    当马龙走到巷子的对面,他回头看了眼那个小巷子,然后走过它,加快脚步,一直穿过小街。却没有看到男人的踪影。马龙沿着公园对面那条街的人行道,走进了另一个黑暗的角落,一会儿一声马达的嗡鸣响起,一辆黑色的车从巷子里冲出。
    马龙将车调到自动驾驶,调出瞭望塔值班室的监控。值班室的桌子正好在监控的前边。一个红制服的男人从凳子上跳下来,还特有所指地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穿红蓝制服的男人飞上了那位子。
    中年人两手握住方向盘,飞快地驶向韦恩庄园。他回忆起了年轻人手中的那本书,《变脸》*。
    他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而疯狂的猜想,那个公园的右边路口的确有一辆红轮胎的车,但那是他的。而他今晚的值班搭档,来自大都会。他虽然与他并不怎么熟悉,他也一直用铅和氪石防备着他,但是他曾不止几次的听到过戴安娜和闪电侠等人谈论超人有一双蓝到不可思议的眼睛——
    他犹豫了一会儿,吐了两个词:
    “阿福,瞭望塔。”

                   ——END

  注:
《变脸》:1997年的一部电影,这里只是借用了它的名字。

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十分抱歉,可能会出现很多错误,欢迎捉虫。

评论(12)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