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de_本体

我不想继续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了

【蝙超】【BS】文化差异 第二章

-漫画式科学注意。
-设定为超在氪星上长大,在成年后氪星毁灭,超被送往地球。
-有非典型ABO设定。
-有将超称为“它”的部分,绝对没有贬低与恶意。接受不能的读者请不要继续看下去,请不要对作者有所打击,甚至出言辱骂。
-这里的蝙只是一开始还无法信任超,称超为“它”绝无恶意。
-这里的“联盟”只能暂时算是一个组织,没有那么正式。


    氪星人现在被关押在联盟为特殊犯人准备的监狱里。

    其实它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布鲁斯不可能放任它在地球上跑来跑去或者在北极蹲着。戴安娜不可能把他带去天堂岛。哈尔不可能带着他在宇宙里巡逻。亚瑟不可能带他回亚特兰蒂斯。巴里——他是绝对没法带他回自己的公寓的。

    于是它就只能待在这个监狱里。监狱内部的设施虽然有些简陋,但好在干净整洁。因为深处地下,还远离阳光。布鲁斯既然知道它的力量与黄太阳光有关,出于安全考虑他不能让它长时间处于太阳光下。

    布鲁斯每天都会抽出时间过来询问他各种问题,有时还会做一点小测验。他甚至计划做一次色盲、色弱测试,来查看氪星人是否在视觉上与地球人有差异,顺便在这个氪星人嘴里套出点关于氪星的情报。

    他们也没有虐待这个外星客人,它的饮食由巴里负责,戴安娜有时也会为它带来一些甜点,问它的喜好,然后给它带来他喜欢吃的。

    氪星人的饮食习惯似乎与地球不太相同,巴里带来的食物它虽然照单全收,可不一定代表它喜欢。

    巴里气馁的对他的同伴们说:“也许氪星上的调味品也比地球高级不少?”

    在巴里和戴安娜的观察和提问下,氪星人承认自己比较喜欢甜的,酥脆的烘焙食物。

    “你们的食物种类是不是很多?”

    “没错,氪星的历史很漫长,以至于它的饮食历史也很漫长。氪星在向外交流的过程中也有生活风俗的交流,在一定程度上也丰富了饮食业的内容。”

    巴里的脑中实在没有办法想象到食谱上有几万种食物的场景。

    “你们的厨子一定很伟大。”

    “实际上,我们是由……人工智能为我们做饭。人工智能打理我们生活上的琐事——”

      布鲁斯站在监控显示屏前,看着这闪电侠和氪星人分别坐在牢门两侧,在交谈着什么。看着闪电侠面具也遮掩不了的惊喜神情,不难猜出他们的交流话题。

    牢门是为了关住超能力罪犯而打造得,样子像是一块流动的水膜,颜色是淡蓝色的。脆弱的外表并不影响它强大的作用。

    监控里的闪电侠搬了把椅子,椅背冲着牢门,跨坐在椅子上,把双臂叠在一起放在椅背顶。他的腿还时不时在抖动,有那么十几秒他抖动的腿在监控里只有一片残影。

    氪星人也把椅子搬到牢门前,只不过他是正放椅子,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微微分开两腿。手腕靠在大腿上,两只掌心向上,右手的掌背以指骨为着力点轻贴左手掌心。

    布鲁斯看了一会儿监控,觉得他们谈得够久了,就按下通话键,通过闪电侠的耳机告诉他该离开了。

    “呃……蓝大个,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下一次来我再给你带点书吧?”巴里摸摸鼻子,有点心虚地说。

    “谢谢,能有人跟我聊天,我很开心。期待下一次与你的聊天。”外星人笑着点了点头,准备目送这个小红人离开。

    然后这个小红人向它伸出一只手,中指食指靠在一起,无名指小指靠在一起,向两侧打开。

    “这是什么?”它学着他的样子,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个动作。

    “呃……瓦肯举手礼?”

    “瓦肯?你们人类的分族吗?”

    “不是,他们只是人类拍摄的电影中虚构种族。”

    “哦……这挺有意思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希望我有一天也能看这部电影。”

    “以后,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说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你去看的。现、现在……再见!再见蓝大个。”

    “谢谢,再见。”

    巴里恨不得用神速力逃跑,但他只能一步一步走出监狱,他感觉背部在烧,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在走了似乎十万米的距离后,他终于离开了关押着氪星人的牢房。

    他乘电梯到了监控室,慢吞吞地走到布鲁斯跟前,犹豫了一下,对他说:“他说……氪星的人工智能非常发达,人的日常生活是由人工智能管理。”

    “还有呢。”

    “他们……呃……与各个星球广泛交流,包括科技、文化、社会制度、生活习俗……”

    “闪电侠。”

    “好吧好吧!曾经有一场人工智能暴动发生在他们的星球上!始作俑者是柯格兰星人*,他们曾经的同盟伙伴!”闪电侠捂住了脸,痛苦地大声说,“上帝保佑!我从来没有扮过这么煎熬的好警察。”

    “你做得很好。”布鲁斯将这一情报写到纸上。

    巴里把脸埋得更深了,“一点也不,我觉得我做了最混账的事,”他抬起头来看着布鲁斯,“他那么平静——他的家园才刚刚毁灭,而我在揭他的伤疤——他对我那么友善,把我当做他的朋友。”

    “冷静,闪电侠。如果不是它……他对我有所防备,我是不会叫你去做好警察的。”

    巴里因为称呼的改变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布鲁斯给哈尔传了信息,叫他去调查柯格兰星与氪星的关系,如果是仇敌灭族,他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处置这个氪星人了。

    “你先回去吧,等一会儿海王会来值班。”

    “谢谢,”巴里长吁了一口气,“那我就先走了。”

    话音还未落,他的人已经没了踪迹。

    在布鲁斯刚刚准备转身去关押氪星人的牢房时,巴里有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要对他太过分,拜托了,蝙蝠。”就又再一次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转身踏进电梯。


    “我的名字叫卡尔-艾尔。”

    这个氪星人突然这么说。

    布鲁斯正在他的面前摆开一张又一张色盲、色弱的测试卡片,听到他这么说,在心里小小的疑惑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起他的名字。

    “我以为这也是人类礼仪。”

    他在询问我的名字。 布鲁斯决定装作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卡尔看他没有回应,也没有什么表态,只是安静下来,看着他把卡片一张张地展开。

    “这是……?”

    “色盲与色弱测试。”

    “……这是要做什么?”

    “来测试你是否在视觉上与人类存在差异。”布鲁斯原本可以用电脑或其他仪器来做这些事的——开玩笑,他可不敢让一个科技发达的氪星人接触他的工具,他能在不知不觉中入侵这些东西。

    “我想你没有考虑的很全面。”卡尔平静地说。

    “你很长时间没有照射太阳光了,你的超能力应该消退了。”

    “我是说——”这个人类果然在试探他,之前就一直在试探他,“你没有考虑到我们之间的……生理差异。”

    “你是说,锥细胞之间的差异?”布鲁斯停住了动作。

    “是的,还有可能有更多的差异。”

    “……”

    “你看,”卡尔指了指其中的一张卡片,“你们人类说它是红色(red)和绿色(green),其实我们也说它是红色(red)和绿色(green)。”

    “……因为语言。”

    “是的,语言。”

    “即使你看到的颜色与我看到的颜色并不是同一种颜色,但因为这个颜色就是这样被命名的,所以即使你看到的不是红色,你也会说它是红色(red)。”

    “没错。”

    “看来做这种事就是一个笑话。”他撑开右手的中指和拇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我在书上看到过,你们人类眼睛中只有三原色,接收红外线与紫外线之间的光。可是有一种其它星球上的高等生物,他们眼中有十三原色,而他们眼中的世界……让我感受新奇。”

    “……他们眼中的世界?”布鲁斯按着太阳穴的手停了下来。

    卡尔却并没回应他,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正是因为你们只能看到‘可视光谱’中的光,你们眼中的世界才能是现在的样子。可是这可视光谱占所有的电磁光谱的分量实在是很小,”他直直的看着他,“如果你们能看到全波段,世界将会是一个……非常奇妙的样子。”

    布鲁斯此刻却很冷静,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猎物快要咬钩了。

    “那么,在氪星人眼中,到底有多少种原色?你们的‘可视光区’又有多大?”

    卡尔却笑了。

    布鲁斯感到心头一紧,猎物仅仅是碰了碰饵,就一甩尾巴游走了。

    果然,这个狡猾的氪星人话锋一转,说道:“我刚刚给你说过那些外星人眼中的世界很奇妙……”

    布鲁斯突然觉得很好笑,他在一个外星人口中听到外星人这个词。

    “因为,氪星上有种科技,可以链接生物之间的感官。”

    布鲁斯挑起了眉,他可没有料到这个意外收获。

    “不需要是在氪星人与氪星人之间,甚至不需要是在高等智慧生物之间。只需要链接感官,便可以看到被链接一方眼中的世界。”卡尔的眼神有点放空,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其他生物……他们的视野是真的不同。”

    “是什么样的?”随着卡尔低沉的声音,布鲁斯觉得自己四肢末端慢慢泛起冰凉,求知欲让他喉咙发紧。

    卡尔再一次无视了他,只是神游似的说话,“不仅仅是颜色不同,视野开阔程度也……相去甚远。我曾经看过赫拉卡*的眼中的世界,那、那太过开阔,我甚至能在赫拉卡的眼中,看到赫拉卡的侧脸。与我平时能看到的,根本不是同一种……感觉?”

    布鲁斯不知道自己该对此说些什么,他和卡尔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这种差距,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生物与另一个生物之间的。

    “嘿!蓝大个,蝙蝠。”巴里突然从走廊的拐角处出现,手中捧着一个白色的纸盒。

    “你好,闪电。”卡尔从神游的状态中迅速恢复,一副我和那个人相处良好的样子。他笑着看向小红人。

    巴里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这是神奇女侠给你的,她有点事,就托我带过来了。”

    “代我谢谢她。”

    巴里费力地空出一只手来,向卡尔做了一个瓦肯举手礼。

    卡尔也微笑着做了一个。

    这可不仅仅只是瓦肯举手礼,布鲁斯在心中想。

    “在希伯来语中,它代表上帝。”


赫拉卡:卡尔-艾尔的父亲,乔-艾尔的坐骑。
柯格兰星人:实为虚构。

   
   

评论(2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