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de_本体

我不想继续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了

【蝙超】【BS】文化差异 第六章

  -漫画式科学注意。
  -设定此时的正义联盟并不是十分正式,暂时还没有瞭望塔。
  -有非典型ABO设定。

    卡尔-艾尔——这个该死的氪星人……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愤怒与疑惑在蝙蝠洞的主人心中纠缠作一团乱麻,包裹住些许他不愿意承认的恐惧。
    布鲁斯不断回忆着卡尔被囚禁的二十七天里——现在是第二十七天的凌晨——这个氪星人的一举一动,在他的言行上寻找蛛丝马迹。
    所有看似不可能的线索链接在一起,就成了答案。
    “阿福,”他突然回想到了一件事,“给我找出从今天起到一个月前之内,所有的哥谭报纸。”
   

    “您要的报纸都在这里了,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整齐地把报纸放在桌子上,“如果您一切都好的话,请允许我到上面继续我的工作。”
    布鲁斯点了点头,拿起报纸,从本月一日开始观看。翻了几页,他抬起头来,想要找阿福。
    “阿福……”而阿尔弗雷德的身影早已从蝙蝠洞中消失,“……好吧,也不能再麻烦阿福下来给我煮咖啡是不是?”
    如果我为了这事在两分钟内让阿福来回折腾,他一定会嘲讽我的。布鲁斯不甘心地想。早知道就让阿福把咖啡和报纸一起送下来了。
    于是他只好压下口中想要喝咖啡的欲望,专心翻起报纸。
   

    该死的。
    该死的,该死的。布鲁斯现在什么也不想要,他只想把这叠报纸甩在氪星人的脸上,然后狠狠诅咒这颗黄太阳和氪星人的超能力
    “我的名字叫卡尔-艾尔。”
    “我以为这也是人类礼仪。”
    那一天是这个月他第一次登上报纸,名字加照片。
    我当时认为他是在询问我的名字——但不是,他是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在按照人类礼仪对我说他的名字。布鲁斯心中的恐惧被这一联想放大。
    “在人类的世界,你是个很出众的人。”
    那天韦恩企业推出了新的科研成果,他的名字和照片连同这项科研成果占据了周边地区所有报纸的头条。
    所以他才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布鲁斯试着压抑住自己的恐惧。
    “那好吧,其实,很抱歉,我是说——也许你应该少做些危险的事?”
    “你其实还挺善良的。”
    四天前,哥谭报纸上写着【韦恩企业为慈善项目大笔投资,布鲁斯-韦恩因事故无法出席晚会】
    那时候我被贝恩折断了骨头,所以用骑马摔伤做理由不出席那场慈善晚会……所以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为了劝我不要再做这些危险的事,第二句话是为了我向公益项目投资。布鲁斯心中奇异地燃起了星星点点愤怒的火苗,将恐惧慢慢烧尽。
    还有那些他没有认真对待的话,例如:“别听他们的,你一直是个出色的领导人。”
    财经报纸上印着韦恩企业股票价格上涨,同一天的娱乐报纸上写着对布鲁斯-韦恩的恶意猜测。
    “很抱歉……但是……也许你应该找个稳定的……?你知道,就是……”
    八卦小报上挂着多张西装革履、满面笑容的布鲁斯揽着不同妙曼女子的照片。
    “你的生活还挺有趣的。”
    他的社交酒会被大肆报道。
    越是把卡尔的话和报纸内容联系在一起,他就越是愤怒,最初被识破身份恐慌早就不是这股强烈情感的对手,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好极了,真是好极了,氪星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他的面前,他的面罩什么也没有挡住。
    因为卡尔是个不了解人类社会的外星人,所以他就在他面前忘了自己还是个公众人物。疏忽大意。
    愤怒到极致人就会变得冷静,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布鲁斯的愤怒将氧气燃烧殆尽后熄了火,理智永远占据上风。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将废气连同不冷静的情绪一起呼出体外。
    现在我该想想怎么办了。
    半个小时后,他按下对讲机,“阿福,准备一间客房,要防护措施齐全的,”布鲁斯停顿了一下,“还有把达米安带回他的房间。”
    “这不公平,父亲,”达米安从阴影里出来,“为什么我刚到你就能发现?”
    “你该去睡觉了,达米安。”
    “是谁要来?”
    “这不是一个应该睡觉的小孩要知道的。”
    “至少我有这个权利。”
    “你没有。现在,去睡觉。”布鲁斯整理好散乱的报纸和文件,决定召开一场联盟会议。

    一道红色的残影闪过,布鲁斯按住被风带起来的文件,说:“既然人齐全了,现在开始会议。”
    海王不是很高兴,“你最好有一个值得在凌晨召来亚特兰蒂斯之王的理由。”
    “这的确很重要。”
    “无非又是关于底下的氪星人”亚瑟用右脚轻轻踏了两下地板,“这些天你就没有什么新鲜的事了。”
    “耐心点,先听听蝙蝠侠怎么说。”戴安娜制止了海王不耐烦的行为。后者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上一次会议我们尚未决定氪星人的去留,这一次会议是要解决这个遗留问题。”
    “那我们是应该为蓝大个欢呼?还是为他深感抱歉?”巴里看着布鲁斯手下的文件,不安地提问。
    “经过绿灯对氪星历史的考察,再加之对氪星人身世,来到地球原因的认识,我决定停止他的牢狱生活。”
    “蝙蝠万岁!”巴里欢呼起来,“还有现在!我得立马给蓝大个举办个闪电派对!”巴里摩拳擦掌准备第一个冲到牢房告诉卡尔这个好消息,却被戴安娜一句话刹住了脚步。
    “但他该付出什么代价?凭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在凌晨召集开个会,就打算放他出去。”戴安娜警惕地盯着布鲁斯。
    “……”
    “呃……事情一切都好?闪电派对还在?”
    “我决定接管他,以个人的身份。”布鲁斯用理所应当的口气说完这句话。
    “看吧,事情还真的变得有趣了。”亚瑟对这句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真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哈尔不是多么信任这个决定,“鉴于你有可能,对解剖外星人有点儿兴趣什么的。”
    “天才!别把它说出来!”巴里尖叫着单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他实在没有办法停止想象蝙蝠站在手术台旁,用手术刀像医学生解剖一只兔子一样解剖卡尔。
    “真是荒唐,”戴安娜毫不犹豫地投了反对票,“你把他从这个监狱里带走,就是为了把他放进一个升级的贴身监狱?”
    “我知道,我曾经是对他怀着最大敌意的人,但是事情出现了转折,”场面尚在布鲁斯预料之内,他敢说出来,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解决,“我承诺绝对不会伤害他,你们可以随时来看望他。”
    “来我的地盘看望他。”布鲁斯又补充了一句。
    这句话显然动摇了戴安娜,她现在就像一只被堵住枪口的枪,数次尝试说些什么,最后只能说:“好吧,看在赫拉的份上。只是你必须保持你身为一个英雄的原则。”

    “所以反对得最凶的你就这么同意了?”哈尔在出了会议厅后,就忍不住跟在戴安娜身边问到。
    “你认识他的时间比较短,所以有可能心存疑虑,”戴安娜凝重的神情夹杂着无奈,“他说了去他的地盘看望卡尔。”
    “这意味着……”
    “这意味着,他在拿自己的真实身份做筹码说服我们。”
    看着绿灯被噎着似的神情,戴安娜因为刚刚被布鲁斯堵住而烦躁的心情好了些。
    “嘿,天才,”巴里一瞬间出现在哈尔的身旁,“我单枪匹马从蝙蝠手中活着回来了。”
    “他留下你干什么?”
    “就问我一些蓝大个的饮食习惯,还问了我给他带书的原因和内容,原因就是担心蓝大个无聊。还问我为什么给他带报纸和杂志,”巴里做出一个夸张的疑惑表情,“这还能因为什么,蓝大个说他想了解地球的最新消息,既然不能让他接触网络,那我就只能给他带报纸和杂志,从中心城报纸一直买到哥谭娱乐报。”
    “你还敢私自去蝙蝠的地盘买报纸,尊敬的勇士,请收下我的敬佩之情。”哈尔向巴里行了一个更加夸张的鞠躬礼。

    布鲁斯关闭牢门开关,看着正在安静沉睡的氪星人,想了想,还是没有照原先的计划,给他一针让他暂时失去知觉,然后再把他弄到特地开来的双人座蝙蝠战机上直达蝙蝠洞,再交给阿尔弗雷德。
    他选择叫醒他,握住卡尔的肩头,摇晃了几下。
    卡尔发出一声迷迷糊糊的嘟囔,没有睁开眼睛就说:“Kara……?”
    氪星语,是什么意思?布鲁斯记下了这个发音,再次摇晃卡尔。
    这下氪星人半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他后一下子张开眼睛,想要坐起来。但恐怕被误会想要攻击对方,就只好僵硬地躺着。
    布鲁斯为卡尔带上手铐,“起来。”
    卡尔看上去对他很不好意思,乖乖被他拉着手铐带起身,“我很抱歉上次那样唐突,我为此道歉。”
    “……你没有什么好道歉的。”不,他其实想说你是应该道歉。
    “这么晚了,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把你带出去。”
    “带到哪里?”
    “我的地盘。”布鲁斯给他拷好脚镣,将脚镣和手铐用一条长链锁在一起,又为他带上一个沉重的环形金属眼罩。在输入密码后用手摇晃了几下,确定打不开后拉着长链将卡尔带出监狱。
    “小心门槛。”
    “哦,谢谢。”

    随后,走出监狱的两人乘电梯到停放蝙蝠战机的顶层。在电梯里,布鲁斯解下自己的厚重披风,扔到氪星人怀里,“穿上它,外面会很冷。我可不想感染什么外星病毒。”
    “谢谢。能否告诉我,我们现在在哪?我是说,这个监狱在哪?”卡尔慌忙接住带着火药和硝烟味的披风,可惜,被手铐限制住的双手很难做出什么大幅度动作。
    布鲁斯终于对氪星人的笨拙动作看不下去,从他手中拿回披风,把黑色披风系在他的囚服外面。“我们在一座表面附着雪的高山下面。”
    电梯打开后,卡尔立刻感到温度的剧烈变化,他跟在布鲁斯身旁,由布鲁斯用左手抵在他后背,示意他该向哪一方向前进。
    黑夜的骑士瞥了一眼卡尔被冰冷的地面冻得通红的脚,无奈地把他抱起,塞进蝙蝠战机的副驾驶座。自己再翻进驾驶座,启动蝙蝠战机,从隐藏通道飞出地面。向蝙蝠洞驶去。

   

    “我在路上给我的管家说了,让他给你准备一个热水澡。他叫阿尔弗雷德,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你需要跟着他走。”
    布鲁斯先打开卡尔的脚镣,第二个解开手铐,最后给他摘下了眼罩,并细心嘱咐卡尔不要立刻睁开眼睛。在卡尔的眼睛能够适应亮光后,布鲁斯才让他睁开眼睛,又向他口中的阿尔弗雷德打了几个手势,才转身离开。
    阿尔弗雷德是一位白发苍苍却又精神抖擞的老人,有着挺拔的站姿,用恭敬的态度带卡尔前往浴室。
    在浴室的门口,阿尔弗雷德向他问到:“作为老爷的管家,我本是不应该询问客人的身份。但请您恕我冒昧,您是从哪里来的?”
    “没有关系。只是可惜,我不是人类,我是从氪星来的。”
   

    “我的天啊。”在老管家身上放了个窃听器的达米安躺在自己的床上惊叹。

评论(27)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