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de_本体

我不想继续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了

【蝙超】【BS】 一切终将消亡。

   

    布鲁斯在七十岁的时候接受了克拉克。
    又在八十岁的时候拒绝了他。

    一个叫克拉克-肯特的男人决定去死。

    分级:PG13

————————————————

    有时候布鲁斯也会想,太过安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生活安定是很好,可是有没有“太过”安定了却不好说。
    比如说,人在痛苦与压力下往往能被激发潜能 ,这份潜能可以让人短时间内迸发式地脱离平庸。一旦逃离险境,动力源消失不见,潜能随之殆尽,平庸又会重新定义这个人。

    (我不该接受克拉克的告白。)

    八十岁的布鲁斯头发应该已经花白了,只是他拒绝承认这一点。他经常让克拉克帮他把头发染黑,这样能让整个人都显得很精神,说话办事好像也更利索。
    现在,他的头发根部被新长出来的白发顶起一小茬。阳光透过窗户,穿过他的发间,白色的底部比黑色的顶部更容易穿过,看起来有点儿稀稀拉拉的。

    (我爱他,这没有什么好否认的。)

    布鲁斯坐在轮椅上晒太阳。他很快就感到乏味了,哥谭的太阳只有能从厚重的云间渗透下来的那几缕而已,惨淡的浅黄色,只能给灰暗的城市带来一丁点曙光。
    能给这座城市带来光明的只有星月的光辉,以及人造的、纷乱的嘈杂的光。那些光太过啰嗦吵闹,让人永远无法安睡。

    (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候。)

    布鲁斯站起来,他并不是真的一直都需要轮椅。只是有的时候,都有一种奇异的痛感——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他的小腿像是在以膝盖为轴心,与大腿呈直角,被什么东西狠狠掰着,想要像一个圆形那样转动。
    年老的男人不想再推着轮椅回到屋子里,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他老了,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饱受年轻时候的恶果。
    终日疼痛的膝盖,酸胀的肩膀,用力时会坠痛的后腰,转动时会发出咔哒声响的手腕,时不时会绞痛的肠胃,还有不断侵扰的低血糖。
    “布鲁斯老爷,您再这样下去,到了我这个年纪一定会得低血糖。”
    他真是对不起已逝的阿尔弗雷德,他年轻的时候因为英雄事业和那段求学生涯,经常连续工作太多,经常不会按时吃饭。处在饥饿状态与罪犯们搏斗也是家常便饭,过度消耗自己已经是取得胜利的一种手段。
    更别提他中年的失意阴沉的过往,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那时的他酗酒成瘾——他不是不知道自己以后会面临着什么,但他不在乎,他只是想要让一时的自己轻松——每个难过的清晨,他醒过来,腹中饥饿难耐,总是要去摸在床头的酒瓶,为自己倒上酒。坐在床边,抚摸床上不知是哪个女人赤裸的身体。

    (但快乐过后只有手中的灰烬。)

    对,说到酗酒,克拉克帮助他戒掉了。
    那时克拉克作为他最忠诚的朋友,这个几乎小他一辈的男人温和,又不容拒绝地从头痛欲裂的他手中拿过玻璃杯,再给他一杯蜂蜜水。
    从此为了维持身体健康,他都会喝姜汁。努力确保自己的每一餐。尽量不再把意志力压缩到极致,不断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
    只可惜他受过的伤害太多,到了晚年也还没有康复透彻。
    克拉克,克拉克,克拉克。
    这个名字给了他勇气与安慰。
    克拉克知道,布鲁斯从来不是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帮他承担痛苦的人,他需要的不是一个为他冲锋陷阵的士兵,也不需要别人指引他的道路——他需要的是一个避风的港湾,一个能在黑云环绕之中拥抱的身影。

    (我们年轻时曾彻夜长谈。)

    从来都是布鲁斯指引了年轻的英雄,克拉克包容了年长的英雄。
    两人并肩行走,各自承担自己应承担的。
    布鲁斯走进屋子,锁上门。走进书房。
    他站在书桌前,看着一封未拆封的信。
    这是几天前消失的克拉克寄给他的。
    对于超人的消失,所有人都急坏了,但布鲁斯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消失。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害怕拆看这封信——他害怕这是一封遗书。
    布鲁斯坐下,祈祷着拆开这封信。
    信里有一张地球的照片,灰暗的蓝色。
    男人展开那张信纸,看到是克拉克的笔记,莫名生出了一股安心感。

    (在那个炎热的夏夜,我吻了他。)

    布鲁斯不用想,就能知道信的大概内容。
    克拉克,永远都是他们初遇的模样。布鲁斯突然又想到他的儿子们,最小的儿子达米安,现在看起来也要比克拉克年纪大。
    经过他们这一代英雄,世界和平了太多。
    再经过达米安这一代,估计以后除了保卫地球,再也不需要英雄了吧——
    ……不,世界永远都需要英雄。
    布鲁斯-韦恩可以死去,蝙蝠侠必须不朽。
    达米安接过了他的披风,让哥谭魅影再一次展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蜻蜓点水的一吻,只能激起涟漪。)

    第二个儿子杰森曾经恶狠狠地说过:“蝙蝠那个老家伙能活到一百八十岁。”
    布鲁斯又感觉对不起杰森,自己甚至没能活到预期数字的一半。
    照自己的预感,他最多只能活一年了。
    世界安稳了很多,甚至能容忍超人的消失。
    看到那张地球的照片,男人安心了很多,这让他知道克拉克还活着。

    (两双眼睛里都写满震惊与疑惑。)

    布鲁斯还是对克拉克最怀有愧疚。
    他只能像每一个人类一样,在历经蹒跚岁月后死去。
    而克拉克——他与太阳同辉。
    克拉克想要他活下去。
    但布鲁斯深知这就是自己的结局了。他在东方学习忍术、武术,同样也学习到了东方人的一切终将消亡的道理,这就是他出生时就刻在他骨子里的东西。他不能违背这条规律。
    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回绝了克拉克。
    于是克拉克消失了。

    (我们从此假装只是对方最好的朋友。)

    这就是为什么布鲁斯害怕这封简短的信:他害怕自己不去追随克拉克,克拉克就选择追随他。
    直到他七十岁的那天,依旧是三十岁模样的克拉克笑着向他陈述自己的心意。
    他接受了,带着隐秘的激动与喜悦,无视了那份不安与克制。
    那段日子十分美妙甜蜜,他们在早晚会交换吻,在吃饭前交换吻,因为任何一件平凡的小事交换吻。
    美好都置身于他们的生活中。
    他们近几年很少做爱。在刚刚交往的时候,身为曾经的花花公子,床上技巧依旧高超的布鲁斯屈屈手指就能让克拉克哭出声来,一个深吻就能让他闭着眼睛脸红喘息。
    布鲁斯故意使坏的时候,克拉克只能不知所措地夹住在双腿间作乱的手。
    尽管健康状况下降,布鲁斯的身体依旧强壮,长出皱纹的脸使他褪去轻浮风流,换上一副经过时间雕琢的苍老的英俊,让年轻的男人不得不只能躺在他身下,红着脸把无力的手放在他的手上,颤抖地制止他。

    (直到一方过了不惑之年。)

    那封信上刻着克拉克工整的笔记:

【布鲁斯,我的搭档:

    我不会对我的不告而别感到抱歉,这是我从未对你做过的。但是这一次,我必这样做。
    不要试图用电子设备联系到我,我什么通讯设备也没带。你可以给我回信,只需要按照信上的地址,寄到这个星际邮局就可以了,不要试图来找我,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渴望让你活下来,这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但我不会强迫你做些什么。怕死的从来不是决心要死的人,而是活着的人。人之所以想要劝那些想自杀的人,也不是为了自杀者好——死了的人就是死了,他们不会痛苦,不会再迷惘。到是那些活着的人,会因为身边人的自我解脱而倍感彷徨。
    我没能更加了解你,这应该是我对你感到抱歉的原因之一,你不必愧疚。
    我们在一起共事三十多年,做了三十年的朋友——假装了二十年的只是朋友,做了十年的朋友兼爱人。
    你最近在后悔,后悔当初跨过朋友的那条界限。布鲁斯,这很有你的风格。可是你要知道,不管你是不是我的爱人,我对你的感情都不会少一星半点。
    唯一惋惜的是,我们只做了十年的爱人。也许在那个七月的晚上,我就应该意识到了。
   
                                            你的搭档,
                                            克拉克-肯特】

    布鲁斯看过信,心里没有一点放松的感觉,他内心的恐惧成型了,克拉克真的要去死了。
    那封信就这样刺眼得摆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可在布鲁斯眼里,那张纸不断地扭曲跃动,黑色的字迹被揭下一层,变成了蓝色。
    他平静下来,那封由黑色墨水写成的信还是摊平在桌上。
    看着信封上的地址,布鲁斯有些手足无措。他的眼睛又开始酸胀了,这几天他因为寻找克拉克没有睡好觉。他的身体想要睡眠,他的脑子满是克拉克。
     经过无力的抗争,他还是昏昏沉沉地睡去。
    梦里的克拉克从没有爱上他,没有在他痛苦的时候支撑住他摇摇欲坠的信念,没有他的日常琐事,没有给他一个个充满爱意的吻。
    梦里的克拉克参加了他的葬礼,克拉克没有很伤心,因为对他来说,布鲁斯只是一个阴郁的同事,连朋友都算不上。
    他又梦见克拉克与他一起死去,他们并排着躺在两张病床上,他转过头去看带着呼吸机,面容平静安详得可怕的克拉克。布鲁斯自己是衰老的模样,而克拉克还是那样的英俊,死亡也没能削减他的美感。
    这不对,布鲁斯从梦中醒来。
    他决定给克拉克写信。

    (月亮不能发光,太阳才是他的光源。)

    布鲁斯写下“克拉克”这个单词,心中想说的话——那些他原本认为很难说出口的话,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在笔下成型。

   
    【克拉克,我的朋友:

    你总是竭尽全力地不要对我有任何怨言,我比世界上的一切都要更感激你的善良。
    相信我,我考虑过保持沉默也许比我将要说给你听的话更有价值,但你有权利知道。
    十年前,你在向我告白的时候,我的内心欣喜若狂,头脑却异常冷静,它告诉我我一定会后悔的。
    因为我这是在企图触碰星星,在永恒的星辰上镌刻下自己的痕迹。它会跟随着你,一个又一个世纪。
    我还是答应了你,那一刻我的隐秘私心被发挥到了极致。我知道,我的喜悦建立在我的自私之上。
    很抱歉我曾经答应了你,更抱歉我对此感到后悔。这挺矛盾的。
    感谢你对我的宽容,感谢你对我的等待。
    我每一次亲吻你,都像是在亲吻呼吸的末梢。
    你说得对,克拉克。如果我们一直假装我们仅仅是朋友,会是我生命中最遗憾的事之一。
    在这件事上我无法更理解你,我用我以往所有与你错失的岁月致歉。

                                            你的朋友,
                                            布鲁斯-韦恩】

    这封信太过简短无力,只是布鲁斯没法继续把它写下去。他有太多的话想要告诉克拉克。不知怎的,到了最后只剩下歉意。
    布鲁斯不禁想象克拉克是否也是这种心情。
    他不希望克拉克跟着他死去,即使世界已经有了新的守护者,不再需要超人和蝙蝠侠也能平安地度过每一次危机。……那不是克拉克可以去死的理由。

    (月亮只能引动潮涨潮落。)

    从信寄出到克拉克给他的回信再次寄到他手中,一共十四天。
    习惯了电子通讯的高速回复,布鲁斯对漫长的回信感到压抑。这是一封来自广袤星辰的回信。比起这个宇宙,它太过渺小,比恒河的一粒泥沙更要渺小,让男人感觉它会在漫漫星海间迷失,来不到他的身边。

    【布鲁斯,我的导师:
   
    我明白,这是你的宿命。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我还生活在真正的氪星上,那么我现在也差不多要老去。即使我生活在地球上,随着这颗黄色太阳的衰老,我最终也要和她一同消亡。
    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归同一个起源,可悲的是,要同时就不能同地,要同地就不能同时。
    这不算是自杀,只不过是加速了从黄色太阳变成红太阳的脚步。
    你和我始终在向对方道歉,为自己年轻时的愚钝不通,为自己不能理解对方。
    我并不渴望我们能够完全了解对方,谁能够真正的了解谁?我连过去的我都不了解,怎么能苛刻地要求你了解我呢?
    我一直都很怀念我们还仅仅只是朋友,在与别人谈话的时候。他们目瞪口呆地会看着我们一人一句接着对方说的话,默契得仿佛把对方的心脏放在自己胸口。
    巴里曾经向哈尔抱怨过,“那两个人之间一定有心灵感应装置什么的,他俩能准确无误地接话茬也太可怕了。总有一天,他们的结婚对象只会剩下一个选择。”
    不得不说,在对别人的命运上,巴里始终都是一个预言家。
    可惜的是,那时的我听到这句话后,只把它当做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你的学徒,
                                            克拉克-肯特】

    (太阳却能够让万物运行。)

    【克拉克,我的港湾:

    是啊,巴里总能在无意间说出事情的真相,预知事情的未来。
    其实他这句话还有下文,那是在我们结婚的时候。他看着我们交换戒指,比划着戒指的样子对哈尔说,“看吧,他们现在还真的有心灵感应装置了。”
    几天前戴安娜来看望我,她还是那样的美丽,就像你一样。
    有时候我觉得你们两个简直一模一样,一样的强大,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坚强。说实话,我觉得你比她更强大,更美丽。哈,这句话可千万不能让她知道。
    她很忙,忙着指导年轻的英雄们。
    她换了一份工作,文物鉴定师。她老是爱跟那些古董打交道,怀揣着对过往的回忆,勇敢地前行,一如既往。
    现在,每天早晚没有一个吻,还真是一种煎熬。我有点失眠。
                                            你的船只,
                                            布鲁斯-韦恩】

(有时觉得我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行走。)

    布鲁斯没有说错,戴安娜和克拉克的确很相似。不仅是性格,更是经历。戴安娜挺过来了,他祈祷克拉克也能像戴安娜一样,走出失去爱人的阴影。

    【布鲁斯,我的丈夫:

    戴安娜,是啊,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迪克、杰森、提姆、达米安还有康纳,他们都还好吗?康纳老是向提姆抱怨,说他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从外表上看,别人甚至分不清他是不是我的兄弟。
    我有的时候还挺羡慕康纳。他不是一个完整的氪星人,他还会和他的爱人一起终老。
    还有卡拉,我很想她。
    至于早晚一个吻,这一点我很抱歉,我没能做到。我是不是曾经向你许诺过,每天都有早安吻的?好吧,看来现在超人也会撒谎了。
    对了,你一定要记着晚上在床头边放一盒酸奶,我老是担心你会忘记。但就现在看来,你的记性比我要好。
    晚安,布鲁斯。
                                            你的丈夫,
                                            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我的挚爱:
   
    他们一切都好。就像康纳说的一样,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迪克甚至准备好拥有自己的孩子。
    卡拉她一直都很想你,她最近为了自己的身份问题而搞得焦头烂额。她比你还要忙活,因为她的身体是年轻女孩模样,所以更换工作和身份更频繁。
    她又得换一个城市居住了。
    我没有把你的信给她看,她不知道你一直在给我写信,没人知道,除了我。联络不上你,她很失望。
    很巧,这封信送到我手里的时候,正好是我将要入睡的夜晚。美妙的巧合。看来这家星际邮局不分昼夜地工作——开个玩笑,宇宙哪里有时间。
    晚安,克拉克。
                                            你的求爱者,
                                            布鲁斯-韦恩】

    (我早已身处终点。)

    克拉克回信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这让布鲁斯知道了,他并不是在一个地方一直呆着,而是在不停地行走在宇宙间。
    他们回信的内容越来越简短,聊生活的琐事。只是——布鲁斯没有闲着,他一直在克拉克信里推敲克拉克的思维,在字里行间琢磨他的意思。
    他不想让克拉克死,他要让他活下去。
    他慢慢地开导他,或者说,诱导他。
    但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了,信与信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等待了。
    微弱的生命渐渐熄灭,他能够感觉到这一切,这是最后的希望。他急切地,急切地,疯狂地寻找克拉克想要的东西。
    这个衰老的身体,让他力不从心。他越来越想要睡眠,不知不觉就能睡着。
    他梦见了很多很多的人,他的父母、阿尔弗雷德、戈登局长、他的儿子们、他的同伴们、爱过他或者他爱过的女人们、甚至是那些他制服过的罪犯们。
    他也梦见了克拉克,他怎么可能不会梦见克拉克?
    他梦见克拉克的葬礼;梦见克拉克在他死后爱上另一个人;梦见他在他死后没能撑下去;梦见克拉克融化在太阳里;梦见克拉克从未与他相爱;梦见克拉克甚至没有与他相识。
    他梦见还是小男孩的克拉克,小男孩长得跟玛莎给他看过的照片里一模一样。在农家的院子里,在阳光下。穿着宽大的T恤和短裤,头发蓬蓬松松的。他闭着眼睛,紧紧抱着一只长毛的小狗,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进狗的毛里。
    接着抬起头来,冲站在远处的他开心地笑,脸和鼻子都红红的。
    最多的,他还是梦见那个夏夜。
    那个夜晚,他们彻夜长谈。克拉克在月亮下对着他微笑,蓝眼睛里有月光。
    他的心鼓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吻了他。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后退,没有浅尝就止,轻轻在他唇上试探。
    他经历了一段漫长的等候,在他快要失去信心时,克拉克允许了他的行为。
    克拉克的双臂在他的背后交叉,他按住了克拉克的后脑。夜晚好像永远不会结束,月光永不落下,太阳仿佛也不曾降临。
    他用他年轻的身体压住了克拉克,剥开他的制服,将手伸入他的双腿之间。克拉克就像每一次他这么做的那样,夹紧双腿,把布鲁斯的手夹在那里,不让他继续做恶劣的事。胯部向后移,然后布鲁斯就会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胯部,把他牢牢固定在原位。
    克拉克,克拉克,克拉克。
    他不断地呼喊他的名字。
    克拉克用含糊的呻吟声回答他,他心急如焚,只能更加努力地呼喊他的名字,亲吻着他,乞求他的回应。
    他们在月光下做爱,无限逃避曙光的到来。

    (在短暂的一生。)

    时间不够了,他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冒险写了一封信给克拉克。他问克拉克,你觉得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束缚,什么是规律,什么是随心所欲。
    克拉克没有再回复他,照理来说,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回信了,但是他没有。而布鲁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给他写信了。他感觉很累,躺在韦恩大宅主卧里的大床上。
    他吩咐迪克把窗帘拉开,窗帘外面依旧是哥谭昏暗的天空,太阳光被乌云遮了个严严实实。
    再过一会儿,再过一会,他想。
    他现在不肯离去。
    他的朋友们、同伴们、儿子们站着,坐着,围绕在床边,忍住泪水和沮丧。
    他等待着,一直都在等待着。

    (我的爱将会找到前路。)

    他听到了旁边人的惊呼。他知道,那是他的星光、他的日月回来了。
    布鲁斯费力地偏过头,看向玻璃外的世界。
    远处的乌云被劈开了。
    一个模糊的身影,小的像飞鸟一样。向他飞冲过来。伴随着音速飞行的爆鸣声,他破空而行。冲破云层,在乌云中间破开一条裂缝。金色的阳光在他身后的裂缝里倾泻下来。
    他带来了阳光。布鲁斯迷迷糊糊地想。
    他降临在他的身边。
    每一次,他的心都会为他的到来而欢欣鼓舞。
    克拉克此时也是一副衰老的模样,干瘦的身体,白色的头发。只是那双眼睛,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一样的湛蓝。
    带着朦胧金光的克拉克,并非像年老的男人一样,在阳光中死去。他的身体因黄色太阳的光而充盈起来,由干瘦变得强壮,坚实富有美感的肉体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身上,皱纹被撑开。他的头发从根部到顶部,由白色迅速变为黑色。
    在窗外的乌云闭合的那一瞬间,克拉克再次变成了原本完美的模样。
    他的每一根头发都可以永恒。布鲁斯有些悲哀的想。
    房间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出去了,留给他们两个人足够的空间。
    克拉克跪在他的身边,握住他的左手,对他微笑,深邃的双眼中满是爱意与忧伤。
    布鲁斯又有了说话的力气。他突然认识到,原来人们所说的回光返照都是真的。
    “欢迎回来。”他说。
    “很抱歉,我回来晚了。”克拉克有点想哭,但是他忍住了。
    “我的男孩介意为我诉说他的旅程吗?”
    “布鲁斯,”他还是有点克制不住哽咽的喉咙,“我也要七十岁了。”
    “我也照样比你老。”
    “好吧,”克拉克笑了两声,同时攥紧他的手,“我原本决定去死来着,所以我找了很多个红太阳。”
    “嗯。”
    “我在红太阳下,它们强烈的光能让我迅速衰老。每一次,当我的身体习惯了这个红太阳时,我就会出发去下一个更年老的红太阳,让我的身体一直快速衰老。”
    “很聪明。”他说。
    “一点都不聪明,”克拉克抽抽鼻子,“我原本想,只要能跟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即使不是同一个地点,也没有关系。但我才发觉,如果你死前,我不在你的身边,这会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于是你回来找我了。”布鲁斯笑着说。
    “是的。”
    克拉克有些说不出话来,但他始终努力笑着看着布鲁斯。蓝眼睛微微弯起。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的眼睛,那你就是爱上了他。布鲁斯的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话。
    “克拉克,”布鲁斯感觉得到,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还有一个问题,他急切地问,“你的自由是什么?”
    他问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克拉克突然变得平静下来。布鲁斯能在他的脸上看到湖水的光芒。
    “这是我回来的原因,”他轻轻地说。
    他握紧他的手,说:“小时候,老师曾经给我们布置过一篇作文,叫‘自由是什么’。八岁的我认为,能够在沙发、床上吃零食,想几点睡觉就几点睡觉,这是自由。”
    “每一个人都会改变,尤其是被人群排斥的人。到了中学,我对自由的理解也发生了改变。能够脱离学校,同学和老师,能够找到一个可以能接纳我的地方,这就是自由。”
    “但那时的我还是太年轻。现在,我对自由的看法再次发生了改变,”克拉克抚摸着布鲁斯,满是皱纹的手,“而这一次,令我改变的是你。”
    “自行车的轮子自由自在地转,是不是自由?当然是自由,但它一定自由吗?不对。如果脱离了链条,它就会散架。”
    “飞鸟自由自在的翱翔于天空,它自由吗?当然自由了,但他一定自由吗?不对。如果它违背了自然的规律,逃离了适宜它生存的环境,它就会死亡。”
    “天体运行,它们自由吗?能在无穷的宇宙中享受永恒,它们当然自由了,但它们一定自由吗?不对。如果它们偏离自己的航道,不再受引力的束缚,宇宙间的一切都会毁灭。”
    “自由都需要束缚。”
    布鲁斯努力睁着模糊的眼,看向克拉克。
    克拉克能够坚持下去了,他能够一直往前行走,那他也就可以不必后悔了。这是他能够教导他的最后一课。
    “我知道,也许你不会哭,但是这还是让我意外。”
    “人们都说,你对一个人的印象停留在与他见的最后一面,”克拉克笑得很虚弱,“我可不想给你留下一个坏印象。”
    他们对视不语,布鲁斯的手在克拉克温暖的手心里,渐渐发凉。
    “那个晚上。”布鲁斯突然说。
    克拉克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个晚上。
    “我一直都在后悔。”
    “我也是。”
    “最后,你能吻我一下吗,克拉克?”
    “当然,我的爱。”
    克拉克摆脱重力,飘在空中。他抚摸着布鲁斯稀疏的白发,吻在他干燥的嘴唇上。
    布鲁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夜,年轻的他们拥吻在一起,这一次,曙光映在他的背上。


评论(1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