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de_本体

我不想继续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了

【蝙超】【BS】 文化差异 第九章







    看上去,卡尔已经完全融入地球生活了。

    每天早上准时起床,会跟达米安和阿尔弗雷德道早上好,早饭后帮小男孩整理好书包的背带,在小男孩有些受不了的目光里,笑着把他送出门。

    他会花很长时间晒太阳。

    他会向阿尔弗雷德学习沏茶。

    他还会坐在布鲁斯的书房里看书。在没有琐事的日子,他会在里面渡过整个下午。

    他会在雪山上的秘密基地里与巴里和戴安娜聊天,对每一个英雄都报以明媚的笑容。

    他会小心翼翼地提起布鲁斯的义警事业,暗示布鲁斯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并且透露出了一点自己可以帮忙的意味。他也确实注意到了自己身为一个客人的身份,不会让布鲁斯感到被冒犯和卡尔是否逾越。

    他会在破晓的灿烂阳光下,漂浮在空气中,呼吸阳光的味道。

    他会在寂静的温柔月光下,坐上花园长椅,仰看星光的浩瀚。

    他与所有人都相处良好,除了对他态度不冷不热的布鲁斯和达米安。

    他看上去已经走出了母星毁灭的悲痛,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新家。






    但布鲁斯知道,这些都是他妈的假象。

    卡尔-艾尔从没有过一天是不去回忆自己逝去的故乡的。

    他可从来没有从阴影里走出来过。






    事情的起因就是布鲁斯安放的隐秘监控拍到的画面。

    那个还没有布鲁斯拇指大的小玩意儿让它的主人对外星来客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虽然对近代氪星文化不是都么了解,不能总结出近代氪星人的肢体语言,布鲁斯还是依照哈尔带回来的书籍,艰涩地学习近两万年前出版的有关氪星人微表情的书籍。

    那些书都是由宇宙通用语写成的,哈尔带回来的是数据,再经由布鲁斯的设备把它们打印出来——纸质版会让他更加放心。

    布鲁斯学习过宇宙通用语,这不是他第一次向哈尔要求数据。他知道因为机器翻译等问题,会造成阅读者一部分的理解偏差,所以他向哈尔要的第一份数据就是通用语的学习——没有英语的对照,完全从基础词汇学起。通过附带的影像和图片,记忆基础词汇,学习语法。再由基础词汇组成的简单句子,记忆更高级一点的词汇。

    这听起来很难,但考虑到通用语的用途,它的设计者们把它设计得不是多么困难,以让所有可以发声的种族运用。

   唯一让布鲁斯觉得困难的就是,那里面有太多的词汇描绘的实物,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一个复杂的词汇,可以牵连出许多未知实物,有一些的奇异程度,简直让他为之咋舌。

    一些地球人还未知晓的未知科学定理,就有很多的术语来解释它,于是布鲁斯不得不不停地查阅那些词汇,以便于让自己的理解无碍,以及获取更多的知识。由此,他的科学思想与知识水平也有了很大一个程度的进步。

    尽管是难度中等的通用语,蝙蝠侠的学习、记忆速度之快也还是足以让哈尔感到惊奇。

    根据这些书籍和卡尔在监控里的表情与动作,布鲁斯推断他是在自责。

    他处于强烈的痛苦中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但让他痛苦的源泉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自责愧疚。

    他正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痛苦。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卡尔究竟做过什么可以让他痛苦到这种程度的事?

    卡尔很善良,布鲁斯一直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得出了几点推断。

    这个问题也许得从三个方面来分析。

    第一个方面分为两点:有可能是卡尔对氪星的灭亡而感到自责与愧疚。那么这个愧疚也许是因为他有能力解救氪星,而他没有这么做;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为自己没有能力解救氪星,为自己独自幸存而感到自责与愧疚,这是一个善良且富有责任心的人经常会具有的表现。

    如果是第一点,那么作为一个对氪星十分拥护的人,卡尔为什么不去拯救氪星?他究竟拥有怎样的能力,可以从灭亡中拯救一颗星球、拯救一个种族?

    第二个方面,卡尔也许是为欺骗了布鲁斯他们而感到愧疚。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为什么会欺骗布鲁斯他们?他究竟隐瞒了什么?他隐瞒的部分是有关于氪星的灭亡吗?难不成他真的要毁灭地球,让他的母星在地球上获得重生吗?

    这也是最危险的一个方面。

    三个方面,卡尔也许早就知道了新一代监控器的存在,他只是在故意欺骗布鲁斯罢了,让布鲁斯放下对他的敌意,或者让布鲁斯产生更多的疑问,从而达成某种目的。

   如果是这样,那个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尽管卡尔已经来到了地球三个月,一个月在牢房,两个月在韦恩大宅,可是布鲁斯依旧不能进一步了解他。

    这让布鲁斯感觉到烦躁——他无法进一步了解卡尔,也就说明他无法进一步针对卡尔做出更多的防范措施。

    卡尔很强大,十分强大。他有刀枪不入的钢铁之躯,有可以透视的x射线,有超级听力、热视线还有冰冻呼吸等等,他不需要呼吸、睡眠,他靠太阳补充能量,甚至还能飞在空中。

    这超出了布鲁斯已知的任何一种强大,就已知的条件来看,他是没有任何弱点的——他是不能透视铅,但是铅又能对他做到什么呢——布鲁斯没有任何办法找到可以防范卡尔的措施。

    如果他真的下定决心——或者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毁灭地球,那么地球的命运就已知了。

   



    卡尔对这一切仿佛都是没有自觉的,他依旧在表面上对所有人都展露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却会在自己独处的时候表现出更多的愧疚与自责。

    就在布鲁斯对他的猜疑之心愈演愈烈的时候,他对布鲁斯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

    那天晚上,布鲁斯刚刚结束自己的夜巡,疲惫地回到家中,翻过窗户,从自己的主卧落地,摘下面罩。刚摸到客厅里想要喝口水,就看到了站在厨房里的卡尔。

    整个楼层只有厨房的灯是亮着的,里面的人很显然是一直在等他回来。男人的等待让布鲁斯瞬间提起了戒心,他向卡尔走过去。

    卡尔又是那副看上去犹豫不决的神情。

    布鲁斯不喜欢他那犹豫不决的样子。没有由来的,他越是犹豫不决瞻前顾后,布鲁斯就越是烦躁。于是他接过卡尔手中的盛满水的杯子,在卡尔希翼的眼神中对他说:“有什么想要谈的?”

    “也许,”卡尔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想,也许我应该请求你为我创立一个地球人的身份。”

    布鲁斯喝着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卡尔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心情瞬间又有些忐忑不安。他知道这是布鲁斯在衡量利弊。

    在卡尔和布鲁斯共同的沉默里,前者在短短数秒里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黑暗与寂静之中,只能听见后者刻意减小的吞咽声。

    卡尔感觉到自己说出这句话后,气氛就有些诡异。他原本觉得,都经历了三个月,布鲁斯应该已经对他放下了戒心,自己也应该另外寻找住处,不能再继续留在韦恩大宅了。

    可看布鲁斯的反应,是不是还是有点唐突?

    终于,布鲁斯把水杯放在台子上,稍稍斟酌了一下。

    “嗯,有想好的名字了吗?”

    卡尔虽然不知道布鲁斯到底在心中琢磨了什么,他能接受还是让外星来客大大惊喜。

    “克拉克-肯特。”

    “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布鲁斯饶有兴趣地环抱起手臂,他之所以刻意延长了喝水的时间,就是想让诡异的气氛延长,让卡尔感到不安,又让他对自己能接受感到惊喜,从而让他没有更多的精力思考自己的问题。

    他问了这个问题,如果卡尔能瞬间回答上来,就说明他早就产生了这个想法。他是有目的的,不是一时兴起,或仅仅只是因为长期在他人家中居住,而被不好意思所驱使。

    “……在曾经看到的书里看到的,我选了一个名和另一个姓。”

    “身份?”

    “大都会星球日报的记者。”卡尔的反应倒是很快,知道自己暴露了也不打算继续隐藏。

    “你想去大都会?”布鲁斯挑了挑眉毛。

    “没错。”卡尔已经准备好迎接对方接下来会习惯性问出的“为什么”了。
   
    可惜出乎他的意料,男人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就点点头。

    “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

    他盯着克拉克睁大的眼睛,笑了笑。

   “午夜好。”
   








评论(8)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