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de_本体

我不想继续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了

【蝙超】【BS】文化差异 第十章

 



    布鲁斯独自一人坐在蝙蝠洞里,各种各样精良的仪器设备发出的惨淡白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心神不宁。
  
    他确实答应了卡尔——克拉克——没错,可这不代表他没有任何疑虑。实际上,对此,他并没有十成的把握。

    克拉克也是太过唐突,对方的唐突和身体的疲惫让原本极其擅长对话的他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只能做出最符合当时情况的回应。

    可是狡猾的氪星人却没有放过他,甚至提出了只要布鲁斯能在明天中午之前,为他准备出“克拉克-肯特”,克拉克将会很乐意将制造黑洞计算公式的其中一道与他慷慨大方的朋友布鲁斯分享。

    面对如此般颇具吸引力的邀请,布鲁斯怎能拒绝?

    该死的氪星人知道他想要什么——了如指掌——并把那些东西捏在手里向他炫耀,一边炫耀一边招手,故作友善地邀请心急似火的布鲁斯。

    尽管布鲁斯非常想立刻就大声说我同意,但他还是忍住了。

    这有待考虑,他说。

    然后,不出意料地看到克拉克眼中顿时露出隐藏不住的失落与不甘心,布鲁斯找回了自己作为胜利者所赢得的荣誉与应得的傲慢。他想要翘起嘴角,用高高在上的地位冷笑着嘲笑落败的对方。

    他们在黑暗中坐在沙发上举杯畅饮,讨价还价。克拉克身穿整齐的衬衫西裤,布鲁斯身穿坚硬的蝙蝠战衣。他们举起玻璃杯向对方示意,一杯一杯喝下韦恩家族的酒窖里的珍品。布鲁斯觉得克拉克在黑暗中的眼神真挚得看上去随时要说一段祝酒词,而且他发誓,如果对方真的敢这么做,他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嗤笑他。




    好吧,布鲁斯坐在蝙蝠洞的主机前想。最起码我拿到了计算公式中的总式和分式中最高频符号的定义,我有信心能通过这些推导出全部的公式。

    布鲁斯低头看看桌子上放着的一张像是被匆忙撕下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串算不上有多长的数字和怪异的符号,以及在它之下的一段英语和氪星语掺杂在一起的话。

    收了报酬,布鲁斯当然不会破坏合约,只是存在太多的疑问。

    他为什么会想做记者?而且还是非哥谭本地的记者。

    他为什么会如此急切?以至于就算是被布鲁斯怀疑也无所谓。

    他为什么想要叫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在他的口中几乎是异常的自然。

    “克拉克”瞒着布鲁斯很多事情,但是又隐隐约约透露出了想要告诉他的迹象。

    不然他不会这样急于采取行动,让布鲁斯察觉到了倪端。

    布鲁斯觉得他对地球不是一无所知,正相反,他对地球太过熟悉,作为一个身份地位尊贵,自信骄傲的高等外星生物,克拉克却表现出了地球上每一个适应了群体生活的人类都具有的中庸容忍和妥协退让。

    他需要守护身边的一切,他不能放任克拉克身处他的视野外。

    他确实为了更高深的科学同意了克拉克的条件,但他早就料到会有克拉克独自生活在地球上的一天,所以早就做了不少准备。

    克拉克急于开始在地球上的新生活,布鲁斯急于寻找前者的致命弱点,他们之间的区别就是克拉克的急切有些不自然,而布鲁斯抓住了这一点。可笑的是,克拉克急切的不自然恰恰是布鲁斯急切的源头,这两者就像是衔尾蛇的头一直在追逐它的尾巴一样,让布鲁斯这个局内人嗤之以鼻。

    对克拉克愧疚的原因,布鲁斯有了一个可怕的新猜想。

    克拉克是一个正直的人,没有错。他不是那种会为了个人利益去伤害他人的人,这也是毋庸置疑的。可是面对种族存亡的问题,再高尚的人——或者说再高尚的外星生物——也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种族,而放弃他们种族重生的机会。
   
    所以……

    克拉克是在为了将要毁灭人类而感到愧疚。



    这可怕的猜想让布鲁斯冒了浑身冷汗,这是一种可能性极高的情况——卡尔-艾尔又不是站在地球这一边的,他为什么要为了地球放弃氪星?

    布鲁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用右手抓住自己的头发,头皮感受到被拉扯的疼痛。

    他有点后悔了,懊悔夹杂着隐晦的恐惧,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长出藤蔓抽出荆棘,爬上了他的咽喉。

    虽说他愿意为了科学献出一切,可一切里不包括全人类的命运。

   

   第二天早晨,布鲁斯再次见到克拉克时,这个男人——在为克拉克查体后,他就不确定他是不是真正的男性,至少不是地球意义上真正的男性——又恢复了那副始终微笑,却在独自一人时散发出愧疚与落寞气息的样子。

    克拉克坐在花园的长椅上,盯着眼前的草地发愣。

    布鲁斯没有隐藏,他知道如果克拉克愿意,他早在出蝙蝠洞时就被发现了。

    就克拉克的动作来看,他正放松警惕,回忆着什么。他的表情呆滞,但还是符合那本书上所描述的“不适”、“愧疚”。

     克拉克发现了毫不隐藏的男人,友好地向长椅的一端挪了挪,向他笑笑。

    虽然不知道氪星审美如何,按照地球的标准,他确实是一名英俊男性。布鲁斯不合时宜地想。

    尤其是在阳光下。他又补充一句。

    来者装作没有看见克拉克的示好行为,停在了距离克拉克两三米的地方,站在那里。

    “已经好了。”布鲁斯心不甘情不愿地说。

    “谢谢,”克拉克没有在意对方的冒犯,依旧是笑着说,“星球日报呢?”

    “刚到大都会就去星球日报太奇怪,好好准备,三天后的上午九点半去面试。”

    “要是我没有通过呢?”克拉克笑得更深了。

    “听天由命。”

    “那我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凭你所愿,随时可以。”

    “我得向阿福打声招呼,如果我一声不吭地走了,他依旧为我准备了午餐……那可是一场灾难。”

    “还有达米安。”

    “是啊,达米安,希望他不会……”克拉克想说太过反对或太过激烈,但对他没有展露出什么情绪的达米安真的会像他想的一样吗?

    他们又一次沉默。

    “……如果可以的话,”最终还是克拉克打破了沉默,“我想去一趟北极。”

    “去你坠落的地方?”

    “没错。”

    “做什么?”

    “拿一些东西,能隐藏我身份的东西,毕竟之前我在大都会引发的混乱使我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我和绿灯以及闪电必须跟着你。”

    “可以,我没有需要收拾的行李——就连身上穿着的衣服都不是我自己的。现在出发吗?”

   

  

评论(16)

热度(123)